大悲咒问答网

幽默的主持人——佚名

发布时间:2019-11-15 09:31:38

编辑:

记得有天中午,经过佛堂的时候,见到戒痴和戒尘坐在小板凳上,两个人低着头凑在一起,仿佛在说着什么,走近他们身边,两人手中拿着一张纸,正在研究着什么,戒痴看到戒嗔,把手中的纸递了过来,然后对戒嗔说,师兄你看,是进香的客人留下的。

翻看那张纸,是一张印刷的很粗糙的宣传单,上面的内容是说,在周六的那天下午,淼镇上会有一家剧团来演出。

戒痴说,到了周六,戒嗔和戒傲师兄带我们一起去吧,我们要是自己去,师父一定不许。

轻轻的点点头,接过那张纸,去找智缘师父商量,师父说,那你就和戒傲带着他们俩去吧,注意安全,人若太多,就不要凑进去了。

\

把师父的话转告给两个小和尚,两人一起欢呼。

带着那张宣传单去找戒傲,告诉他师父让我们一起去看演出的消息,戒傲疑惑的接过宣传单翻来覆去的看,忽然兴奋的说,这个剧团我们俩一起去看过。

有些吃惊,戒傲指着宣传单上的一个人名说,十年前,你刚上山不久,那天这个剧团来镇上,当时智恒师父带着我们俩一起看演出的,我记得这个人名,是个主持人,打扮的很古怪很好笑。

盯着宣传单看,那个名字,完全没有印象,只是戒傲的记性一直很好,他所说的应该不会有错,戒傲有些兴奋的回忆那天的事情。

记忆中模糊的片段渐渐清晰,心里渐渐的有了那位主持人的印象。

\

突然拍手,对戒傲说,我想起来了,是你笑的很大,最后搞的全场的人都看着你,忘了看戏的那天对吧?

戒傲一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也不是很大吧,只是笑的比较好听,所以受到了关注嘛。

被戒傲的辩解逗的想笑,记起十年前的那一次,在演出现场,我和戒傲都笑的前仰后合,本来全场人人在笑,只是我们穿着僧袍,特别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以至于后来周围观众都盯着我们看,智恒师父紧张的一头汗,不断的小声叮嘱我们:“持重,持重”。

那个周六,陪着戒痴、戒尘去镇上,早早来到演出地点,等到开演,报幕的主持人走出场,远远望过依然是十年前的样貌,他脸上画花花绿绿,动作夸张,言谈之间风趣迷人,再加上节目也比十年丰富了很多,观众情绪高涨,不断的喝彩,戒痴和戒尘两人也被逗的哈哈大笑,特别是戒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周围的几位大婶也被他古怪的笑声吸引,时不时的转过头看望着戒痴笑。

每次戒痴大笑的时候,戒嗔总是忍不住轻轻的抓着他的肩膀说,小声点,小声点。

转过头看看戒傲,戒傲扶着戒尘,微笑的看着剧场中央,已经完全不是那个十年前笑的前仰后合的小和尚了。

十年,我们从少年变成了青年,我们从大笑变成了微笑,我们从倾听变成了诉说。

可当我们不再肆无忌惮大笑的时候,是一种成长,也是一种遗憾吧?

作者:佚名

心冉

本文链接:幽默的主持人——佚名

上一篇:念佛者不怕鬼神祸患_1

下一篇:念咒时总是杂念很多怎么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