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问答网

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

发布时间:2019-11-11 09:30:05

编辑:

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 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  残杀海豹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  最后的眼泪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  马晓灿出席公益活动呼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  于小彤出席HSI记者会呼吁抵制海豹制品  一场争夺消费者甚至只是为了泯灭或唤醒消费者人性的战争已经打响。  海豹油、海豹鞭,以及大量的用加拿大海豹皮加工制作的服装、鞋包、玩偶及家居装饰商品正悄然进入中国市场。  最近几个月,有两拨加拿大人先后来到中国。一拨是海豹产品的推销者,这些人在加拿大政府以及中国有关部门的协助下,通过举办海豹时尚和工艺技术培训班,展示海豹皮革及其箱包、鞋类与皮衣等产品,以扩大在中国的市场;另一拨则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他们试图通过阻止海豹产品进入中国,进而遏制对海豹的捕杀。  中国被这些海豹营销组织看成是最大和最有潜力的市场,加拿大海豹业者曾公开表示,可以将尚没有动物福利保护意识的中国作为潜在市场,因为中国没有动物保护法,中国人无所不吃,中国人不关心动物。  今年1月,来华访问的加拿大渔业和海洋部长盖尔?谢伊也表示:加拿大的海鲜、海豹的生产商及产品将继续拓展国外市场。我们知道中国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而动物保护主义者们则相信,中国政府正在加强动物保护方面的努力,动物保护团体也正在壮大,很多中国消费者正在自觉抵制通过残酷手段获取的动物产品。  一场争夺消费者甚至只是为了泯灭或唤醒消费者人性的战争已经打响。  丽贝卡的12年  11月30日下午,中国科技会堂。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SI)加拿大分会执行主任丽贝卡?阿尔德沃思(RebeccaAldworth)神情凝重。  她给大家放了一段不到10分钟的录像。画面上,飞机穿过淡淡的云层,眼前是蓝白相间的加拿大近海,洁白的浮冰上,一只只体形浑圆、头部貌似家犬的海豹或嬉戏,或哺乳,或用好奇、温顺的眼光看着周围的世界和访客。  但残暴的杀戮开始了。一艘艘捕猎船驶近浮冰,捕猎者拿着带有铁钩的棍棒跳上浮冰,追打着海豹们,海面上顿时发出海豹阵阵的哀叫声。海豹被击昏后,捕猎者将铁钩狠狠地打入海豹的头部,然后就拖走,一些神志清醒的海豹一路不停地挣扎,受伤的海豹幼崽流血窒息而亡,有的被自己的血液呛死,尚有知觉的海豹幼崽被开膛破肚。  画面上,一只受伤的海豹慢慢地在洁白的浮冰上爬行、痛苦地转圈,它的身后是一道鲜红的血沟。而在猎杀现场,鲜血已经将浮冰和周边的海水染红。成千上万只的海豹被当场剥皮,鲜红的血肉成堆地被抛弃在浮冰上。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12年前在加拿大近海的浮冰上看到海豹被猎杀的情景。丽贝卡对大家说,记得那一次她乘坐直升机飞行了40多分钟,看不到浮冰,也看不到海岸。但突然间,她发现天边有很多海豹捕猎船像苍蝇一样地等待着,令人震惊的是,在几千米的高度就能看到那里已经是一片血海。直升机降落在捕猎船中间,丽贝卡看到了更加残暴的景象。  我相信这种残忍的程度是任何有同情心的人都无法接受的。我当时就发誓,要为这些小生命做一辈子工作。丽贝卡说,此后的12年间,她每年都会跟踪捕猎船,实地调查和见证捕猎海豹的事实。  丽贝卡告诉大家,加拿大的商业性海豹捕猎是地球上对海洋哺乳动物最大规模的屠杀,近年有超过100万只海豹惨遭屠戮。这又是一场针对海豹幼崽的屠杀。在过去5年遭到捕杀的海豹中,有97%的海豹不到3个月大,甚至大多数仅出生不超过1个月。  海豹幼崽成为捕猎目标的原因是它们的皮处于最好状态,可售得最高价。  据调查人员介绍,目前除加拿大外,海豹捕杀在格陵兰、纳米比亚、挪威及俄罗斯也是合法的。在加拿大,捕猎期通常从每年的11月15日持续到下一年的5月15日,此后又延长到每年的6月30日。加拿大政府估计有5000至6000加拿大人的部分收入源于海豹猎捕活动。  加拿大政府在1942年宣布控制每年捕杀海豹的数量为1.5万头(加拿大东部纽芬兰省附近的大西洋海域内海豹约500万头)。进入21世纪后,世界海豹皮市场需求大增,加拿大捕杀海豹数量也大幅上升。2004至2006年三年间,加拿大猎杀了近100万头海豹,即每出生3头海豹就有至少1头被杀。  2006年,加拿大猎人在加拿大圣劳伦斯海湾的冰川上猎杀了33.5万只小海豹,是有史以来猎杀数量最多的。2005年加拿大海豹猎杀业收入830万英镑。  丽贝卡说,加拿大政府支持海豹捕猎,其中一个理由是海豹阻碍了鱼群的生长恢复。但事实是,人类过度捕捞以及其他捕捞方式阻碍了鱼群的生长恢复。丽贝卡列举加拿大科学家们的研究显示,导致底栖鱼群灭绝的是人类过度捕捞,而不是海豹捕食。  像所有的海洋哺乳动物一样,海豹是西北大西洋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有助于所有鱼类种群的茁壮成长。丽贝卡说。  大规模捕猎海豹的另一个理由是海豹数量正在激增,因而捕杀是必要的。但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的调查显示,这个理由同样不成立。  上世纪50和60年代,由于人类过度捕猎海豹,格陵兰海豹的数量减少了近三分之二。之后,各国出台限制捕猎的措施。到上世纪80年代,海豹捕猎程度明显下降使得海豹数量开始恢复,但目前的屠宰程度已经达到并超过了半个世纪前的水平。  丽贝卡说,格陵兰海豹有许多天敌,包括鲨鱼、鲸鱼和北极熊,而如今海豹又需要应对新的威胁气候变化。随着格陵兰海豹赖以孕育和抚养它们后代的海上浮冰的消失,海豹将面临毁灭性的死亡。加拿大政府估计,如果冰面在海豹幼崽还未生长成熟到可以在开放水域生存之前就融化,在主要海豹分娩区域的海豹幼崽死亡率最高可达100%。  当前的海豹捕猎程度是不可持续的。加拿大布里斯托尔大学的StephenHarris教授断言,加拿大对格陵兰海豹的管理制度没有应用预防原则,并对海豹的生存构成了威胁。因为海豹要到6岁才达到繁殖年龄,高捕猎率的后果才刚刚显现。他认为:根据当前的管理计划,等到加拿大政府决定采取措施保护海豹数量时,很可能为时已晚。  加拿大兽医专家MaryRichardson指出:历史及最新掌握的科学数据说明,加拿大的商业性海豹捕猎,从本质上是不人道的。  2007年,一个由兽医和动物学专家组成的小组对商业性海豹捕猎进行了研究。研究报告显示,加拿大海豹捕猎者普遍无视有关条例,加拿大当局监管不力,被枪击或棒打的海豹受伤率高,受伤的海豹长期备受煎熬。在66%的屠宰案例中,海豹捕猎者未能确保海豹已经死亡。  加拿大人支持海豹捕猎吗?  近年来,加拿大方面不断对外宣称,海豹捕猎是重要的经济活动。但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的调查显示,海豹捕猎是利润极低的经济活动,并可轻易淘汰。  据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中国政策专家李彼德(PeterLi)介绍,加拿大海豹捕猎者主要为商业渔民,通过捕猎海豹所得收入通常不到他们年收入的5%,其余的收入来源于渔业。即使在大多数海豹捕猎者生活的纽芬兰省,来自海豹捕猎的收入也不到全省经济的百分之一。  动物保护学者张丹向记者证实,在物质严重匮乏的年代,海豹曾因浑身是宝而使猎杀海豹在该国东海岸地区成为一项传统产业,而今加拿大早已步入发达国家之列,猎杀海豹所获得的收益不及主要猎杀区纽芬兰省财政总收入的1%、渔业总收入的1.2%。  美国人道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没有人完全依靠捕杀海豹生活。所有捕猎海豹者都是渔民。捕猎是一个非常短期的活动,去年,整个捕猎收入700万加元。如果把这些钱分给大约7000个捕猎者,这意味着每个捕猎者平均赚取1000加元。这不是非常多的钱,肯定可以由其他方式的收入取代。多年来,捕猎者实际上可能赔钱去捕猎,因为燃料费用是不断增加的。  根据加拿大政府网站公布的数据,2009年的商业海豹猎杀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不足100万欧元。  而近年来,有数百万美元的纳税人金钱被用于资助海豹猎捕行业。加拿大商业与环境研究所(CIBE)在2001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在1995年至2001年的7年间,有超过2000万美元的政府补贴被划拨给海豹猎捕行业。  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给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加拿大政府近年一直在资助海豹屠宰,包括以海岸警卫队的形式支持海豹猎捕船舶、政府代表海豹猎捕行业的利益四处进行游说、向加工公司和营销协会提供贷款以及大量其他的隐性补贴。  调查显示,2009年和2010年,加拿大海豹行业的经济回报都突破了最低纪录。尽管该行业这两年里每年的产值只有100万加元,而加拿大政府每年预计的猎杀成本却高达360万加元。另外,加拿大政府还投入数百万加元用于在国际范围内为海豹业游说和宣传,企图突破海豹产品贸易禁令。  加拿大人支持海豹捕猎吗?事实并非如此。丽贝卡告诉记者,绝大部分加拿大人对此持反对态度。2005年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将近70%的加拿大人对商业性海豹捕猎持反对意见,而对于某些具体方面的反对尤为激烈,如杀戮海豹幼崽。66%的加拿大人支持禁止海豹产品贸易的其他国家,同时67%的加拿大人反对政府花费公款为了猎捕海豹行业的利益去游说外国政府。  海豹捕猎的最大受益者是部分政客,他们利用海豹贸易来赢得加拿大东部(主要是指纽芬兰省)的选票。丽贝卡说。  据张丹介绍,近年来,全球各地反对捕猎海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经过国际动物权益组织数年的呼吁,2009年5月5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在欧盟范围内全面禁止进口海豹制品,其中包括海豹毛皮、海豹油及其所有相关产品,并于去年8月正式对27个成员国执行禁令。  本质不人道  几十年来,兽医报告不断揭露在商业性海豹屠宰中海豹所遭受的极度折磨。丽贝卡告诉记者,国际上一些兽医管理机构曾建议海豹捕猎者以快速连续的方式猎杀海豹,以符合公认的人道屠宰标准。  这些方式包括击昏海豹,但不对它们造成恐惧、痛苦和焦虑;一下猛击或一枪击中海豹头部,使它们失去知觉;立即查看海豹是否已失去知觉;确认海豹失去知觉后,立即给海豹放血;完成放血之后再移动海豹;整个放血过程中应守在海豹身边,以确保能在海豹一旦恢复知觉时再次将其打昏。  此外,兽医管理机构也要求海豹捕猎者不应捕猎在开放水域当中或附近的海豹,或在任何可能无法取回海豹尸体的情况下捕猎海豹。  但动物保护组织的调查显示,多年来没有任何海豹捕猎国按照这些规定执行。因为这完全不可能做到。丽贝卡说。  据动物保护组织的调查,海豹屠宰的环境不允许海豹捕猎者以人道的方式杀死海豹。加拿大的商业性海豹捕猎地远离海岸,海上浮冰不稳定,通常在极端天气条件下进行,能见度低。  为迅速杀死海豹并离开,海豹捕猎者也承受着巨大压力因为要考虑他们自身的安全、船舶的安全以及海豹捕猎船舶高昂的运转费用。  很明显,如果按照人道的屠宰指导方针捕猎海豹,捕猎者可能无法在冰面杀死海豹,因为在棒打、检查和放血过程中,冰面可能无法承受捕猎者的体重。捕猎者只能在不能确保准确枪击射中海豹头部时向海豹开枪射击;在不能确保准确击中海豹头颅时会棒打海豹;在开放水域中或附近杀死海豹;或从远处枪击杀死海豹。  调查人员告诉记者,为迅速杀死海豹并离开,海豹被射杀之后,捕猎者便开始检查它们的性别。如果被杀的是母海豹,当场开膛剥皮,把剥剩的血肉留在原地。遇到公海豹的时候则把它们的尸体拖到渔船上,晚些时候再送进加工厂细分加工。  还有一些捕猎者从母海豹的怀中直接把小海豹抢走,用棍棒敲死这些幼小无助的生命后,马上将它们的皮毛剥掉。  而有效的监管也很困难。皇家海豹及海豹猎捕业专门调查委员会承认,商业性海豹捕猎发生在偏远地区,环境恶劣,地域广阔。如加拿大的商业性海豹捕猎所涉及的海洋面积就超过整个法国的国土面积。成千上万的渔民驾驶成百上千的猎捕船舶,行驶数千英里捕猎海豹。许多捕猎海豹的区域离海岸非常远,甚至连监控直升机也无法到达。  此前,美国(1972年取缔海豹产品贸易)、墨西哥和克罗地亚(2006年取缔海豹产品贸易)等国均已宣布禁止海豹商业猎杀品贸易。  国际社会的抵制,导致加拿大出产的海豹皮制品滞销,价格也随之大跌。一张海豹皮的价格由若干年前的100多美元,已跌至目前的14美元。  对海豹制品说不  在失去了欧美等地市场之后,加拿大海豹捕猎业者开始把目光转

\

向东亚地区,加拿大海豹业代表甚至断言可以将尚没有动物福利保护意识的中国作为潜在市场。  丽贝卡告诉记者,目前中国与加拿大的海豹产品贸易总额不大,但比较稳定,每年大约100万美元,产品包括海豹毛皮、海豹油、海豹鞭等,但如果中国政府完全放开海豹贸易,海豹产品被更多的中国消费者接受,贸易额会迅速增长。  丽贝卡透露,目前,一个名叫加拿大海豹业市场小组的商业机构正在中国开拓市场。据记者查询,丽贝卡所说的这一商业机构确切的名称是加拿大海豹营销组织(CSMO)。今年9月4日至5日,这一机构曾联合国家皮革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在广州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加拿大海豹时尚和工艺技术培训班,展示了海豹皮革及其箱包、鞋类与皮衣等众多时尚产品。  这一培训班和展示会不仅吸引了百丽、康奈、必登高、星期六、丽明珠等品牌的设计师,一些地方行业协会、商会和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官员等也到场。  今年1月,加拿大渔业和海洋部长盖尔?谢伊在访华时表示:正在努力为海豹肉、器官和海豹油这些新的海豹产品开拓市场。对加拿大来说,欧盟是个小市场欧盟以外还有很多市场,这就是我们来中国的原因我们正在努力扩大这个市场。  在中国访问期间,谢伊特意会见了参加第36届中国国际裘皮革皮制品交易会的加拿大海豹捕猎业的人员。  加渔业和海洋部发言人阿兰?贝勒?艾尔当时向记者透露,2009年,加拿大向中国出口了价值110万美元的海豹脂和海豹油。同时,价值380万美元海豹皮产品中的一部分在加工成靴子和其他服装后也进入了中国。  解决海豹猎杀问题的关键在于关闭海豹制品的消费市场,这样就可以从源头上阻止对海豹的捕杀。北京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会长秦肖娜认为,在一个充满虐待、杀戮意识的社会中,人也是不安全的。每一项政策都出自政府之手,在阻止海豹制品进入中国市场的问题上,政府的力量不可忽视。  11月30日,《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起草小组成员、山东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式军也代表专家建议稿起草小组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说:对于以虐待方式

\

捕获海豹或生产的海豹产品,请中国有关部门从国际形象等方面考虑,慎重决定是否禁止进口其制品。  专家们同时希望中国立法机关正视全社会的呼吁,防止虐待动物,维护中华民族几千年形成和发展的优良道德传统,尽快出台《反虐待动物法》,并把动物及其制品的国际贸易管制纳入该法的内容。  于小彤马晓灿出席记者会呼吁抵制海豹制品  11月30日,这一场震撼人心的特殊记者会在京召开。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援引加拿大商业捕杀海豹的残酷事实,呼吁中国社会对海豹制品产品说不。于小彤、马晓灿代表内地新生代演绎明星与会出席,与众多业界人士一同观看了格陵兰海豹哺育的美景以及震撼人心的血腥屠杀的视频。  在看到受伤的小海豹被自己的血液活活呛死、在棒杀后被拖行在冰面上、在它还有意识的情况下对其进行切割皮毛的处理,于小彤、马晓灿和与会人员都不禁湿红了眼眶。  马晓灿表示她们与所有年轻人一样推崇时尚的生活方式,但她对于时尚有着自己的理解。她字句铿锵有力的告诉记者:我认为时尚的生活是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人与天地万物和谐有爱相处,是尊重、善待每个生命并健康、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刚才播放的视频对我是一个非常大的震撼,这样涂炭生灵的血腥产品绝不是什么时尚,而是残暴、血腥的代名词,我会把我今天所了解到的信息告诉我所有的朋友和同行们,希望大家和我一起行动起来,抵制所有海豹制品和皮草,我们要做所有动物和大自然的好朋友,做最酷最时尚最环保的演艺人!  于小彤首先在会上发言:为了演好《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我读了很多书籍。记得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了给人看,现在血腥屠杀海豹这样的悲剧就发生在今天的加拿大,它还要将这样难以言状的血腥海豹制品倾销到我们文明古国中国来。这是我和我们年轻一代中国演艺界同行所绝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这样的悲剧是完全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去避免和制止的,只要我们对海豹制品大声而坚定的说不!,这样的产品在中国就不会有市场,这些可爱的小海豹就能得救,谢谢大家!

本文链接:影星呼吁拒绝海豹制品——动物保护主义者

上一篇:尽心力布施,解贫穷困苦

下一篇:尼泊尔莲花手菩萨像亮相北京

相关推荐